资讯 新片资讯《大师的背影》揭国画大师们的有趣日常
首页 资讯 头条 新片资讯《大师的背影》揭国画大师们的有趣日常

新片资讯《大师的背影》揭国画大师们的有趣日常

《顽主》上映30周年我们访问了米家山导演,当时《大师的背影》还在紧张的制作中,借着采访机会,有幸了解到这部纪录片创作始末,不管是对民族史还是国家美术史来说,都是一份珍贵的补充和完善。   
时光网讯  由著名导演米家山(代表作《顽主》、《不沉的地平线》等)执导、讲述老一代国画大师作品背后的人生冷暖故事的大型文献纪录片《大师的背影》正在爱奇艺平台播出

《大师的背影》海报
  纪录片历时五年,采访近百人,录制近300小时素材,侯恺、徐悲鸿遗孀廖静文、以及齐白石弟子许麟庐夫人王龄文任艺术顾问。
  

侯恺,新中国成立后荣宝斋第一任经理

侯恺是新中国成立后经营文房四宝的老字号店铺“荣宝斋”第一任经理。因为工作缘故,和全国一流国画大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和友谊,纪录片以侯恺老先生(采访时92岁,已故)的回忆为引线。
      借助大量国画大师们生前的珍贵口述影像资料,及齐白石、徐悲鸿、李苦禅、李可染、黄胄、董寿平、蒋兆和、李斛、许麟庐等数十位老一代国画大师们的遗孀、后人和弟子生动真实的讲述,勾画出中国一代传统国 画大师们作品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与作品等高的人品、艺德、学养以及他们的人生冷暖、交情世故、逸闻趣事。把创作天价作品、高居艺术殿堂之巅的大师们还原成一个个生动鲜活的普通人。
  2018年,时光网以纪念电影《顽主》上映三十周年为契机,对导演米家山进行了访问。彼时,纪录片《大师的背影》还在紧张的制作中,借着采访机会,我们有幸了解到这部纪录片的创作始末,不管是对民族史还是国家美术史来说,这部纪录片都是一份珍贵的补充和完善。
  聊起《大师的背影》创作契机,米家山导演回忆,因为自己大学美术专业的关系,对美术依然有浓厚兴趣的他经常来北京看画展,一次偶然的机会去到大学同学家里拜访,跟同学父亲侯恺先生聊的极为投机,听闻了很多以前闻所未闻的一些顶级国画大师的奇闻轶事。
  “中国只有国家民族史,没有个人史,没有个人生活史。我就觉得从口述历史角度,这方面是非常可惜的。”,而过去关于中国传统美术的记录片,大多都是在介绍大师们的艺术成就和作品,很少关注作品背后的人品。

米家山接受时光网专访
  犹豫两三个月后,米家山导演决定自己出钱,租下机器将侯恺老先生的口述保留下来,又对侯恺先生进行了为期十几天的采访,期间通过跟侯恺先生一家接触,米家山发现,齐白石的儿子,齐白石的孙子,包括徐悲鸿的夫人等名家遗孀后人,都一直和侯恺老先生一家保持着很好的联系。
齐白石老人和画作
  “后来我觉得能不能把这个记录一下,再多一点,我就下决心徐悲鸿家的门敲开,齐白石家的门敲开……李苦禅、李可染....等等,家里的人都欣然接受采访了”
  采访完居住在北京的大师的家人后,米家山又觉得,除了京城范围外,“不应该少了岭南画派的,不应该少了长安画派的,不应该少了金陵画派的,也不应该少了海派的。”,“我觉得这一代绘画大师他们的群体,是他们让中国的绘画走向巅峰,被世界承认,让世界艺术之林里中国画变成一个跟西方绘画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片森林。”  

《大师的背影》采访大师李苦禅之子李燕
  于是米家山带着摄制团队又去了西安,岭南、上海、南京等地将傅抱石、关山月等这一代国画大师所有后人、遗孀都访问了一遍,期间米家山又专门去了两趟横店等拍摄地,将国画大师们当年经历的世事,借助演员们的演绎又情境再现一遍。加上采访总共积累了近三百小时的素材。
  截止这次访问米导的2018年夏末,米家山告诉时光网,《大师的背影》采访的这些对象中已经有6位去世了,包括徐悲鸿的夫人廖静文,荣宝斋原任经理侯恺,李可染的夫人邹佩珠等等。
  米家山向时光网回忆,最后一次采访侯恺先生是在2015年的春节,老先生和两年前还能谈笑风生的状态变化很大,“结果去了以后,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只有耳朵能听见。”

侯恺(中)和儿子侯晓东(左)
  “我说我是小米,是跟你儿子是同班同学,我来过你家还采访过你好多次,他完全记不得了。我就把手放在我的脸上,他就摸摸我的胡子,他一下笑起来了。”米家山的胡子让当时眼睛失明的侯恺老人一下认出来他。
     虽然距离上次采访并没有隔太久,但老爷子变化这么大,还是让米家山心里不由感慨,在摄制组结束这次采访前,米家山清晰记得和老人的最后一面:
  “他儿子就扶他回房间,他们家长长的过道,夕阳西下,有几个门,两套房是打通的,阳光夕阳射进来,通道里暗暗的。他一边叨叨“我要死了”。他儿子说,“爸,你死不了的。你一天吃俩鸡蛋,一年720个鸡蛋在冰箱里放着,你要不把这鸡蛋吃完,鸡蛋就坏了。”这老头停下来,回头正好看着镜头。老头说,“哦,那我还不能死,不能浪费,我得把鸡蛋吃完再走。”
  十天之后,米家山就接到侯恺老人去世的消息。八个月后,曾接受《大师背影》采访的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去世。如今,再去试图通过最亲近的人去唤这部分历史显然已成为不可能。
     纪录片播出期间,米家山在微博上也经常向公众更新透露一些大师们不为人知的事迹:“徐悲鸿大师,大家都知道他的画的象征中国力量的马,但大多不知道他为抗日战争做的努力和工作,他在新加坡义卖画作,捐给抗日战争所需,他的孙子徐晓阳说到:捐款五十万大洋,当时一万大洋就可以在北京买到一个四合院。”

      徐悲鸿先生的夫人廖静文先生和儿子徐庆平更是谈到徐悲鸿先生为了收回散落在欧洲各地的中国历代古画做出大量努力。悲鸿先生更是和齐白石老人是忘年之交,当八十多岁齐白石托付徐悲鸿先生在他身后帮助照顾家小时,悲鸿先生却先他而去,在瞒了白石老人一年后,白石老人还是察觉到赶到悲鸿先生家里发出悲鸣的呼喊。当我们采访完廖静文先生后第二年,2015年6月,廖静文先生也离世,这段采访视频成了先生最后的讲述”
  抱着对国画大师的敬爱,抢救口述史的米家山总结了自己做这部纪录片的意义和目的:“《大师的背影》涉及了将近五十个画家,每个人的画拿出来都是千万以上的。他们在世的时候,齐白石的画才卖二十块钱。”

李可染画作《万山红遍》2015年以1.83亿元拍卖成交 40年前荣宝斋以80元收得
  “我也是想让现在的年轻人看到,这样一些大师他们有对中国美术,对传统绘画这种执着的追求,他们才能成为大师。那些学校一毕业想着怎么卖画,怎么炒作,怎么赚钱,永远成不了大事。”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自闭症天才外科医生 拯救性命的医疗故事
下一篇
"校长"现身官宣视频 Eric和Adam何去何从?

评论

评论已关闭